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关于杨春玄在微博中所反映问题的回复
  发布时间:2016-03-16 17:21:18 打印 字号: | |

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关于杨春玄在微博中所反映问题的回复

原告杨春玄与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历经多次诉讼,于2008年经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已经由忻州中院(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作出过实质处理,由忻州市人民医院一次性给付杨春玄25万元,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再无纠葛,杨春玄息诉罢访。该调解书内容属双方当事人对自己实体权利的处分,具有法律约束力。调解书履行完毕后,杨春玄的本次起诉构成重复起诉,故我院和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忻民初字第548号和(2016)晋09民终126号民事裁定书,依法驳回杨春玄起诉。终审裁定书送达后,鉴于杨春玄行动不便,2016年3月14日,我院专门派员赴杨春玄家中进行了判后回访和法律释明。 附:原告杨春玄与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裁定书。1、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2015)忻民初字第548号民事裁定书;2、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晋09民终126号民事裁定书。

二0一六年三月十六日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忻民初字第548号

原告杨春玄,男,汉族,生于1948年2月19日,住原平市王家庄乡弓家庄村。

委托代理人杨建军,男,汉族,生于1973年4月8日,住原平市王家庄乡弓家庄村,系原告杨春玄之子。

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史增祥,职务院长。

委托代理人张露露,山西三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高海燕,山西三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杨春玄诉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春玄及双方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春玄诉称,原告与被告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经2008年1月18日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二审民事调解书,被告向原告支付残疾治疗、生活补助费用人民币25万元整结案。该调解金额勉强偿还了原告20多年来因身体残疾而欠下的残疾治疗和生活费用欠款 。该调解书作出后,原告因全身瘫痪,多次进行后续治疗,并需要亲属照顾,无力负担任何生活支出,继续发生了高额的后续费用支出。结合本案事实,根据调解书认定,被告应当对原告医疗损害责任导致伤残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并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应当对原告医疗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应当向原告支付调解书未包含的赔偿项目和后续医疗费用支出。综上,请求判令被告承担应尽的法律责任,赔偿原告后续医疗费及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护理费、误工费、被抚养及供养人生活补助费等共计2542242元。 2015年11月,原告向本院申请,将诉讼请求变更为3901452元,并增加依法追究被告相关人员法律责任的诉讼请求。

原告杨春玄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 1、本人残疾人证书; 2、上海市医学会肌电图会诊报告单; 3、本院(2006)忻民初字第363-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4、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被告支付原告身体残疾治疗、生活补助等费用共计25万元,上述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当事人再无纠葛,原告息诉罢访; 5、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晋民申字第30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的再审申请; 6、原告前妻赵二枝证明被告为原告做手术失败的情况; 7、王富田、张高怀、宋银虎证明原告出院后的情况,加盖原平市王家庄乡弓家庄村委会、东街村委会公章; 8、梁林状证明其手术费用为28000余元; 9、郭保珠证明其手术费用为36000余元; 10、刘计年证明原告出院后的情况; 11、宋生才证明原告出院后的情况;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辩称,2008年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制作调解书后,被告支付原告25万元,根据民诉法的规定,调解书一经双方当事人签收即发生法律效力,原告再次提起诉讼违背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法院应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可以就调解书申请再审而不能起诉。医院在对原告的治疗过程中没有过程,不构成医疗事故,所以不予赔偿。

审理查明,1990年,原告因右脚疼痛到被告处治疗,1月17日手术,2月12日出院。此后原告不能正常直立,出现大小便失禁、疝气、褥疮等情况,双方因此发生纠纷,原告于2000年6月14日向本院提起医疗赔偿纠纷诉讼,本院于2000年10月10日作出(2000)忻民初字第363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上诉于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于2001年1月30日作出(2001)忻中民二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原告一直申诉,中院于2005年9月15日作出(2005)忻中民监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院另组合议庭审理,同年9月19日作出(2005)忻中民再字第6号民事裁定书,撤销中院(2001)忻中民二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和本院(2000)忻民初字第363号民事判决书,发还本院重审。本院于2006年7月6日作出(2006)忻民初字第363-2号民事判决书,原告不服再次向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院于2008年1月18日作出(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被告支付原告身体残疾治疗、生活补助等费用共计25万元,上述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当事人再无纠葛,原告息诉罢访。在调解书履行完毕后,原告认为其是冤案、错案中的受害者,中院先执行后调解,调解程序颠倒,因此就该调解书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高院于2009年10月30日作出(2009)晋民申字第30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的再审申请。原告于2015年4月30日再次向本院提起诉讼,认为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调解书未包含的赔偿项目和后续医疗费用支出,至2015年11月共计3901452元。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审理中,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再无纠葛。调解书生效后,当事人已全部将调解协议内容履行完毕。现原告就同一诉讼请求再次向本院提起诉讼,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也违反双方在调解协议中的约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杨春玄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天 理

审 判 员 刘 效 青

审 判 员 曹 福 荣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李 淑 艳

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晋09 民终12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春玄,男,汉族,生于1948年3月29日,住原平市王家庄乡弓家庄村。

委托代理人孔森,山西华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忻州市人民医院,住所地忻府区建设北路。

法定代表人史增祥,院长。

委托代理人高海燕,山西三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春玄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忻府区人民法院(2015)忻民初字第54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杨春玄及其委托代理人孔森,被上诉人忻州市人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高海燕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忻府区法院查明:1990年,杨春玄因右脚疼痛到忻州市人民医院治疗,1月17日手术,2月12日出院。此后杨春玄不能正常直立,出现大小便失禁、疝气、褥疮等情况,双方因此发生纠纷,杨春玄于2000年6月14日向忻府区法院提起医疗赔偿纠纷诉讼,忻府区法院于2000年10月10日作出(2000)忻民初字第363号民事判决,驳回杨春玄诉讼请求。杨春玄不服,上诉于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于2001年1月30日作出(2001)忻中民二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杨春玄一直申诉,中院于2005年9月15日作出(2005)忻中民监字第11号民事裁定,裁定中院另组合议庭审理,于同年9月19日作出(2005)忻中民再字第6号民事裁定,撤销中院(2001)忻中民二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和忻府区法院(2000)忻民初字第363号民事判决,发还重审。忻府区法院于2006年7月6日作出(2006)忻民初字第363-2号民事判决,杨春玄不服再次向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院于2008年1月18日作出(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忻州市人民医院支付杨春玄身体残疾治疗、生活补助等费用共计25万元,上述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当事人再无纠葛,杨春玄息诉罢访。在调解书履行完毕后,杨春玄认为其是冤案、错案中的受害者,中院先执行后调解,调解程序颠倒,因此就该调解书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高院于2009年10月30日作出(2009)晋民申字第307号民事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杨春玄于2015年4月30日再次向忻府区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忻州市人民医院应当向其支付调解书未包含的赔偿项目和后续医疗费用支出,至2015年11月共计3901452元。

忻府区法院认为:本案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款项支付完毕后双方再无纠葛。调解书生效后,当事人已全部将调解协议内容履行完毕。现杨春玄就同一诉讼请求再次提起诉讼,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也违反双方在调解协议中的约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并经该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裁定驳回杨春玄的起诉。

上诉人杨春玄不服原裁定,向本院上诉称, 一审法院对“忻州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调查报告与检察建议》”未出示质证,该行为损害了上诉人的诉讼权利,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利益。上诉人提起本次诉讼的依据是2008年1月18日忻州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被忻州市人民检察院证明违法,上诉人客观存在后续发生的各项费用。调解书是否成立,都不影响上诉人以新的事实和理由提起后续医疗费的诉讼,二者之间并不冲突,不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本案不适用《民诉法》第124条第5款的规定。上诉人认为基于新的事实和理由有权再次提起新的诉讼。请求撤销原裁定,改判被上诉人赔偿后续医疗费及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护理费、被抚养人生活补助费等共计4269304元。

被上诉人忻州市人民医院辩称,本案是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基于医疗行为的技术性,应当以鉴定为主,通过鉴定来认定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前后多次审理,四次鉴定都是忻州市人民医院不存在医疗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基于该事实,医院在诉讼中已经尽到举证责任,证明其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在对每次鉴定结论支持的状况下,基于当时的法制环境,忻州中院作出的调解不是以过错作出的,而是医院为了解决息诉罢访的行为作出的调解,调解以后就不再有任何瓜葛,双方解决完毕。现上诉人又提起诉讼,该行为属于重复诉讼原审裁定是正确的。请求维持原裁定。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曾对杨春玄提交的忻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建议与调查报告等证据进行过质证。本院查明其余事实与原审查明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杨春玄的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起诉。本案杨春玄与忻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历经多次诉讼,于2008年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已经由本院(2006)忻中民再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作出过实质性处理。调解书内容属双方当事人对自己实体权利的处分,具有法律约束力,调解书履行完毕后双方再无纠葛,故上诉人杨春玄的起诉已构成重复起诉。关于杨春玄上诉认为原审对部分证据未质证的主张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其上诉请求本院无法支持。原审裁定驳回起诉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应予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张高锋

审 判 员 连林梅

审 判 员 张  亮

二?一六年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罗 燕

责任编辑: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山西法院网         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         忻州网